头像

千万不能对雨花烈士有“时空的隔阂感”

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
雨花英烈精神是我党在革命时期的代表精神之一。雨花精神的本质是什么?今天的我们能怎么做?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系主任齐卫平认为,雨花英烈精神本质上与建党精神是一脉相承的,反映的是特别能吃苦、特别敢牺牲的一个群体。为消除当今人们对烈士们的隔阂感,应该加大正面宣传,引导人民崇尚英雄,尊敬烈士。
精彩观点
1
齐卫平

雨花英烈精神与建党精神一脉相承

雨花英烈精神与建党精神一脉相承
我国的建党理念发展是有一个过程的。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,怎样救亡图存?原先最有影响力的是新文化运动,很多知识分子都认为是“民主”与“科学”,认为这些能救中国。但巴黎和会一开,国人这才觉醒了,弱国无外交,你空谈民主与科学是不行的。那应该怎么办?这个时候,俄国革命一声炮响,马克思列宁主义登上历史舞台了。
从这个角度看,建党理念中是有一些崇高品质的,比如说忧国忧民等等。再比如,你以前谈的是民主和科学,可现在拥抱的是俄式马克思主义,那是要暴力改造社会的。暴力要不要死人?当然要。所以说,这个时候,知识分子的思想已经从清谈国家变成了愿意为国家牺牲个人了。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,他们愿意以己任来改造社会了。这也就是,真理的味道有点甜。
雨花英烈精神与建党的这些精神是一脉相承的,也是以革命英雄主义,牺牲个人成就国家为宗旨的,总体来说是很悲凉的。连人员的阶级构成都差不多。建党的时候最早是知识分子闹革命,颇有脱下长衫拿起枪的味道。雨花英烈大多数大发一分PK10在城市,也是以学生、教授、律师等为主,社会地位并不低,愿意作出牺牲实乃不易。
1
齐卫平

千万不能对雨花烈士有‘时空的隔阂感’

千万不能对雨花烈士有‘时空的隔阂感’
当今的一些爱国主义、红色文化教育,出发点是很好的,但效果就因人而异了。很多人认为,烈士牺牲那是有外在原因的,敌人搞白色恐怖太残酷,把烈士给逼成了那样子。但现在敌人早就没有了,客观上讲,改革开放这么多年,大发一分PK10条件确实是好太多了。主观上他们也认为,这些事情离我们还是太远了,逐渐有了时空的隔阂感。
之所以出现了对烈士“敬而远之”的现象,时代的发展、人们思想的转变固然是一个原因,但我们有些宣传还是要跟上时代。我们讲“红岩精神”也讲了这么多年下来了,如果每次都讲烈士如何坚贞不屈,抵受住敌人严刑拷打,理论上是能起到一些作用的。但作用大吗?不大。为什么?你老这样讲,反而加深了隔阂感。
所以说,建议包括我们的理论研究,我们的宣传,也要顺应时代的发展,要多问几个为什么:为什么烈士能经受住考验?是什么在支撑住他们?这种信念,这种精神,现在人怎么去挖掘、去发扬?解决了这些问题,我们对烈士才不至于出现隔阂感。
1
齐卫平

加大正面宣传很有必要

加大正面宣传很有必要
就像刚才谈的,我们的正面宣传还可以继续挖掘深度,以问题为导向,多问几个为什么。对烈士要先谈世界观,再谈他们的人生观与价值观。比如说,我们很多烈士也不是什么官员,牺牲的时候有的连名字都没有留下,真的就是无权无名,那么他们图什么?讲好了这样的问题,才能让烈士“复活”。
对于人心、信仰的关注,这几年比较多。比如党风廉政建设,这几年非常重视,很多单位组织参观廉政教育基地,接受教育。但我曾经提出过,其实可以把这种党风廉政教育与红色文化的弘扬给结合起来,让我们的干部也了解到我们党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。就像我曾经开过玩笑,让我们的党员干部、普通群众,去走进并了解烈士,效果也一定不比去接受警示教育差。加大这种正面宣传,很多时候是很有必要的。我们现在常说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能把这些烈士给挖掘出来,让他们“复活”,就是很鲜活的例子。
齐卫平
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系主任
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